我的想法只有一個:無論如何不要牽拖到別人

我以為「遷怒是不對的」是國小學生就應該知道的事情(雖然我對台灣的德育越來越沒信心了)

但媒體今天對待陳幸妤的態度,要說是遷怒還太和善了,我看到我們的媒體在親身示範集體霸凌

是的,我想破頭都不懂媒體憑什麼這樣對待人家。這跟那些在樓梯間打人還用手機拍下來,上傳到部落格炫燿的學生有什麼兩樣?欺負只需要一個很簡單的理由,但一旦上癮就會越來越超過

這個人的家人作了壞事,所以我們可以推倒她,看她發飆,然後公開她的樣子嘲弄她?

邏輯在哪?

陳進興的兒子在哪? 我可以推倒他嘲弄他再拍下來嗎?
士林之狼的父母在哪? 我可以推倒他們嘲弄他們再拍下來嗎?

老實說,我連事隔多年,只要提到大惡人,陳進興就會被提出來說的這個事實,我都很替他家人感到不忍了

八年,陳幸妤被這樣對待了八年(以上),甚至是她的家人什麼罪名都沒有的時期,她就被人戴上了公主的花冠嘲弄

到底憑什麼?


因為觀眾愛看?因為市場取向?


越戰從美國艾森豪總統下令參戰以來,一路打過了約翰甘迺迪跟詹森,打到尼克森時撤退,一般咸認為是美國國內反戰意識高漲。但其中有個關鍵是一位記者拍下了當年新年攻擊時,越共被摧毀的家園,以及那些全民皆兵的武裝婦女、小孩。那篇報導讓美國人民重新思索戰爭的意義,並導致後來的反戰風潮。

這是我以為一個記者該作的事,事實上也是我家叔叔當年做過的事。

可是不是現在媒體會作的事,現在的媒體只會打著市場取向的名號不斷沉淪,還不忘把過錯推到人民身上,跟台灣目前一堆(自稱)主持天王天后一樣,一邊維持低級下流的主持風格完全不懂得尊重人,一邊說觀眾愛看阿

卻又因為市場急速萎縮然後大幅裁員,市場萎縮至此,又是誰造成的呢?


我兩位在當記者的叔叔,一位已經被裁了,另一位年後也會被裁,因為資歷太深,中國時報想省退休費





我該怎麼去相信這樣的媒體呢?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