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要再度說明我個人的立場:尊重、與秩序,其實就這樣。

遊行在我的認知裡算不算違反秩序? 答案是有事先申請就不算。事實上遊行對我而言,算是民主國家的一種指標。(順帶一題台灣的工會都不會遊行…因為都站在老闆那邊…… orz)


這次的遊行,我花了心思在注意它的訴求與流程,其中「馬英九要道歉」的口號讓我備感欣慰。老實說,我一度擔心自己參加到的遊行,會高喊要求現任總統下臺,這對我來說是極度粗魯野蠻的行為,沒有一場正式選舉的結果可以被集會遊行而推翻。

台灣的媒體很愛運用一種手法,他們刊登了特定一種人民的聲音:「我當初也是投給陳/馬總統,可是我現在對他太失望了!所以挺身出來!」。這種說辭實在幼稚又可笑,沒有人可以不尊重那些選票所代表的結果,包括當初投票的人

讓我們退一百步來說好了,願賭服輸,就這麼簡單。國家選舉不應該用賭博這種憑運氣的行為做例子,那就換成起手無回大丈夫,或者用淺白的例子說,就算現在景氣差,我們也不能衝去抓著理專的領子說:「當初我是相信你才選你的,但你讓我太失望了!把我的錢還給我!」

我很欣慰這次的遊行沒有做出上述那種行為。


再來是集會的過程,參加遊行的民眾年齡層很廣。被爸媽帶來的小孩子不算,我相信我看到了高中生,有些年輕情侶抱著狗參加遊行,有些媽媽背著肩背包,也有一些阿公們柱著柺杖慢慢走。

參加遊行前,我很如臨大敵地設想了各種情況。耐磨的牛仔褲是一定要的,球鞋也是為了逃難(?)方便,穿上撕破了也不會心疼的舊T恤,怕被搶所以不敢帶包包,怕被抓走所以不帶證件,還戴著帽子避免被鏡頭拍到。結果來遊行的人都比我想像中的悠閒,我忽然發現我想太多了。這些人只是聚在這裡,只是說出自己的主張而已。

很有沒這樣慢慢走在路上了,很久沒這樣看看人群,台灣人一直都像海角七號裡演的那樣可愛。
有台計程車開進遊行裡,招呼那些阿公們上車給他載就好;巷口轉角有人搬出橘色大水桶,裡面放著冰塊跟飲料,像是在吃辦桌。這次遊行有很多從南部趕上來的人,舉著自己鄉鎮的旗子,而我走在嘉義縣的區塊。

當然也不是完全那麼歡樂,過了西門町後在我不熟的某條電子街,店家冷冷看著我們這些害他們沒辦法做生意的人。其中有個年輕學生(國中或高中吧)冷聲哼氣:「那是哪裡來的阿?聽都沒聽過。」當下有股衝動想轉頭跟他說,你所沒聽過的那些地名,是我的家鄉,只是我還沒有要到跟國中生計較的地步。


另一個插曲也很妙,一個榮民伯伯跑進遊行隊伍裡,很生氣地罵人。或者該說是很痛心疾首地教訓愚民(暴民)?
一瞬間我真的有點嚇到,停下腳步打算一有不對就衝上去護住伯伯。我的姨丈也是榮民,對我而言反中國從來不代表仇視外省人。

我的擔心顯然是多慮,兩個吃著檳榔的中年男子用著台灣國語很有耐心在勸那位榮民伯伯。「不素啦~偶們組素不高興大陸那些黑心貨啦…」

瞬間又有點感慨,當年紅衫軍如此理直氣壯圍城逼宮,如今情勢翻轉,怎麼依然是那群人理直氣壯出來指責我們不是?
為什麼他們不用經過論述就可以定論他們是對的?
為什麼我們就算要爭辯,也得使用中國話爭辯?……
算了,計較無益,只求無愧於心


一路走到博愛特區外地臺大醫院站,腳步停頓了。政府宣布十月份博愛特區禁止遊行集會,雖然覺得這條法令相當詭異,但一條經過公開發布的法令就該被遵守。法律不應該因為個人解釋而選擇性遵守

正當大家呆站著的當時,有台救護車開了過來。感覺現場的人不約而同呆了一秒,便像紅海般讓出一條路,一路到了這裡,我已經為身為這個遊行的一份子為傲了。

我並沒有在那裡待到最後,畢竟我還得回家,重點是我餓了(喂)
因為遊行的關係所以公車部分區域停駛,我試圖問了路邊的警察,發現大部分也都是外縣市調派過來的,看得出來他們也很緊張且疲憊。我對他們說辛苦了,謝謝,他們頓時露出了好大的笑容,遊行的目的並不代表對立。

我試圖憑藉記憶往回走,但西門町一帶實在太複雜,我攔下一位年輕女子想問路,她一臉驚恐回答完迅速離開。想想,在她眼裡我想必是個暴民吧,也只能苦笑


隔天看新聞,這次的遊行在十點準時散場,我不禁再度幫蔡英文多加了好幾分,這才是我希望台灣人民所表現出來的民主素養

台灣 加油!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