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小就開始聽搖滾樂,一路從鄉村搖滾聽到重金屬。
除了下雨天必聽爵士樂
以及夜深人靜時的英文老歌

其他時間的我,不聽慢歌。

連堂本剛的也不聽。



曾經很討厭[街]
因為太灰暗。

可是那天狠狠的跟朋友吵了一架──或者該說是單方面的訓話?

狠狠的罵那位想成為畫家的朋友不切實際不懂得為未來打算。

回到家時情緒仍無法平復,於是打開 ROSSO E AZZURRO──現在知道這是很危險的舉動。剛的聲音很像增幅器,會無限擴大一個人的情緒。

但那時的我只是聽著Luna然後越來越氣。

直到街的前奏出現,我沒有像平常一樣跳下一首。

聽到剛的歌聲,腦中自動浮現歌詞

心忽然像是被撕開般的痛著。

CD中的剛仍繼續唱著



我所生活的這個城市
潛藏不可思議呼吸著
我對一位打斜前面走過
還不曾留意此事
並正渾然不覺地活下去的少年
擺出一幅神氣大人的姿態

必須拋棄夢想的那一天
偶爾打痛了我的心
只希望這位少年 他將走過的未來
將會綻放無數的不可思議



而我在音響前痛哭失聲。



現在,即將被巨大黑暗吞噬的我

聽著Devil

這是發洩,還是沉淪?我不知道。

或許我只是想抓住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llysis / 海鷗 的頭像
Hollysis / 海鷗

從哪裡開始 從哪裡失去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