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可能牽涉到政治話題,請慎入




前一陣子,我跟室友跑去高雄和春戲院看一部紀錄片:《被遺忘的1937

那是部深深震撼人的片子,活在台灣,我們知道的,很多都是被篩選過後的事實。記錄片是美國人拍的,以當時在南京的外國人角度拍攝,當然免不了把外國人拍很威,但那又是某方面的事實。



當時的南京很繁榮,南京城裡居住著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白種人,也有來自英國的女士,在南京成立了女子中學。戰爭爆發後,一群由醫生、教育人士、教會,甚至納粹黨民組成的外國人,以女子中學校地為範圍,圍起了自治區。

這個自治區不受任何國家正式承認,他們用的方法很簡單。槍來了,就用肉身去檔。「我是外國人喔!開槍會有國際問題喔!」


幸虧這個爛方法有效,人數不到十個的外國人居然守住了莫大的自治區。但他們也是人,他們也怕死,每天晚上一起用餐時都在想明天會不會少一個。他們一直像自己所屬的國家請求人道救援,但消息卻石沉大海。

南京彷彿被隔絕了般。


爛方法實在不可能有用太久,日本政府馬上就發現那只是個不受任何國家承認的自嗨區,於是軍隊的首領開始跟自治區交涉。

其中一次是請他們交出混進難民裡的軍隊。

當時的確有很多無心再戰的士兵脫下武防,請求自治區收留。自治區的確收留了他們,畢竟很多都還是年輕的孩子。明知交出去是死,當然也不可能照做。

記錄片裡面講到了日本軍隊趕盡殺絕的原因。戰爭是一路慢慢打進南京的,而戰事最激烈的地方是上海。上海那邊纏鬥很久,很多中國士兵都假裝成人民投降,等日本人鬆懈就翻臉開槍,日本因此死傷慘重。

大家都知道士兵不可以攻擊投降的戰俘,但如果戰俘先投降後翻臉攻擊人呢?
如果不只一個戰俘這樣搞呢?

南京市是中國當時最繁華的都市,人民性格也比較溫和。但日軍一路打到南京時,南京人舉起雙手說「我們不反抗」,日本人卻死都不相信,只覺得「X的 又來這招!」(開槍)

南京人民何其無辜
而,錯在日本軍隊嗎? 錯在他們不該在上海就耗盡所有理性與信任?
那麼,錯在上海軍隊? 錯在他們沒事用什麼兵不厭詐,結果俵到自家兄弟?

我還真不知道要去怪哪個對象
戰爭,又豈能如此輕易的責怪任何特定對象?



另一次交涉是要求女子中學校長交出約一百名女性供日軍「使用」,理由是整個南京城不可能沒有煙花女子,一定是混進自治區了,不交出來的話,他們可不保證自治區外女性的安危。

英國籍的校長怎麼可能聽從這種荒謬的要求,大家都是乾乾淨淨的女學生怎麼可以任人糟蹋!

就在她把所有年輕女性集中在禮堂,安撫大家說絕對不會把人交出去時,約有十幾名女性卻默默站了出來,自願走了出去。原來真的有煙花女子跑進自治區尋求庇護。

但數目還是比日軍要求的人數少太多,有一天校長外出時,看見一台卡車載滿她的學生離開,學生在車上哭喊著校長救我,但她這次真的救不了。

後來南京大屠殺結束後,這位女校長回到了英國,隔年自殺結束了生命。她在遺書裡說,她很自責救不了那些人。



自治區裡有一位深為納粹黨員的德國人,他把納粹的旗子掛在院子裡,再讓南京人民躲進他家。當時日本和德國為同盟,日軍不敢擅自進入,該名德國人深信這種暴虐無仁的事情,希特勒不會坐視不管,他只是不知情。

後來南京大屠殺結束後,他一回德國就跑去請願,然後被蓋世太保抓進集中營。年老時被放出集中營,但那時已經一堆病痛了。當時的南京市長知道這件事,就帶著民眾的募款去德國看他,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個月。



南京大屠殺到了後期,日本軍隊開始要求南京城內的歪國人撤退,不然就視為中國人處理。一個美國人自願把所有紀錄膠捲跟底片縫進大衣裡,再跑回美國公開實情。

他曾在一次公開場合發表後,被激動的日本人攔下來抗議。「日本人有高尚的情操!尊崇武士道,我們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很遺憾,但那些都是事實。



然而,雖然那些撤退的外國人回到自己的故鄉後,都十分努力奔走想要公開事實真相,但美國政府卻假裝沒看到,包括英國當然還有日德還有世界上的其他國家,這段歷史被世界的政權集體掩埋。






身在台灣,我們一直被教育說日本人殘暴無仁,要道歉!要道歉!要道歉!

這部紀錄片雖然稍微解釋了日軍一些行為背後的原因,也多少說明了日本軍隊並沒有完全獸性大發濫開殺戒,否則他們不會在明知道自治區不被承認的情況下,任由一小撮外國人的所作所為。

日本人沒有我們所被教導的那麼壞,但也夠壞了
只是,那些跟著我們一起罵的,站在外圍一起指責日本的那些國家們

當時你們又在哪?



我並不想學耶穌基督,說「你們當中沒犯過罪的,才可以制裁他」

日本最為人所不齒的一點是他們的死不道歉,看看德國人,他們是多麼認真在為納粹反省。
然而最近的西藏武裝鎮壓事件卻又讓我再度發冷。

不只是武裝鎮壓的殘忍
不只是當權政府的裝死漠視

事實上大陸當地的許多民眾,很多人都以為那樣的武裝鎮暴只是謠言,其實沒有那麼嚴重,也沒有任何重大死傷。甚至「大陸各地也出現了激動的藏民不分青紅皂白襲擊漢人」的消息

是我對時間的觀感產生了誤差嗎?我一直以為我活在資訊發達的2008

中國政府怒斥著日本軍隊在七十年前在戰爭時期的暴行,而他們現在在做什麼?
國民黨處理二二八事件的作法,居然又在2008年的時候重現

「不過是誤會一場」
「當時也有很多台灣人見到外省人就打阿」

就在我們仍追著日本要求一個七十年前的公道時,西藏事件依舊被中國冷處理,國民黨依然說著「二二八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大家早該走出來了吧,難道還要提族群分化嗎?」

摸著良心說,今天日本首相如果回答「二次世界大戰都是多久前的事了,大家請放眼未來,難道你們不想跟日本交好嗎?」 倘若聽見這樣的回答,難道不會讓人想一巴掌打下去嗎?



就在我們仇視靖國神社,認為日本仍存在著軍國主義,「難保哪天」慘況不會再重演的同時,中國對西藏的武裝侵略與鎮壓卻是現在進行式。

我們的教育訓練我們對七十年前的南京同仇敵愾,但卻又要我們放下五十年前,發生在台灣本地的所謂「仇恨」。

是我,對於時間與地點等,親疏遠近的概念錯亂了嗎?



旁觀者清,我們看見了中國人民在當權政府教育下,對許多事情的偏差看法。
那麼,請試著思考一下,自己長久下來所被灌輸的觀念與思想

真的,正確嗎?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