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專家:Conficker病毒開始攻擊電腦
中央社波士頓電
 
電腦防護專家表示,就當名為Conficker的惡意軟體程式被視為假警報後數星期,這支外界原本擔心在4月1日肆虐的病毒現已慢慢活躍起來。

 

專家表示,又名為Downadup和Kido的Conficker正悄悄把數千台個人電腦轉變成發送垃圾郵件的伺服器,並暗中安裝間諜軟體。


這個病毒從去年年底開始蔓延,感染數百萬台電腦,讓它們變成接受遠端伺服器指令的「奴隸」,成為能被有效被控管的「殭屍大軍」。


賽門鐵克安全機制應變中心(Symantec SecurityResponse)副主任威佛(Vincent Weafer)表示,創造這支病毒的不知名人士在小部分受到他們控制的電腦上,裝載更惡毒的病毒,並於最近數週開始用這些機器犯罪。


威佛形容Conficker病毒「預計將造成長期、緩慢的改變。這不會是快速、侵略性的轉變。」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0422新聞稿】

http://blog.roodo.com/youthlabor95/archives/8772443.html

 

反青貧,爭未來! 抗議國家賤賣青年  青年/學生社團  五一勞動節鬥陣上街

 

1886年,21萬名工人在芝加哥展開大罷工爭取「八小時工作制」,艱苦的抗爭終獲 勝利,也讓每年五月一日成為全球勞動者團結、抗爭的象徵;兩百二十二年後,生存的壓力已不限於勞動者身上─隨著受教年限的延長、教育商品化及實習、兼職、工讀等各種非正式工作機會的氾濫,乃至總體勞動保障的降低,當代青年正面臨比上一世代更加嚴峻的挑戰:更沉重的教育成本、更少的工作機會、更稀薄的薪資與勞動保障、更難以超越的貧富差距。

 

因此,當金融海嘯吸引全球矚目資本主義體制的未來走向以及結構性缺陷,作為未來的勞動者、消費者,以及錯誤政策的風險承擔者,十個大學及青年社團決定在今年的勞動節站出來,組成「學生青年」大隊,參與2009五一勞動節遊行。不同於往年青年參與勞動節遊行的「聲援」色彩,這是近十年來第一遭,大專學生及青年自主性地組隊參與、提出訴求,要求政府與社會正視一整代青年生存保障的下滑。

 

十年來,由於台灣就業成長的速度遠不如高等教育擴張、商品化的速度,而主政者對於勞動者的保障又節節敗退,致使當代青年擁有「尊嚴生活」的門檻卻愈來愈高。大學校園中,「焦慮」成為共通的情緒─為了賺取生活費、房租及年年調漲的學費,學生奔走在低薪的打工、助理工作之間心力交瘁;為了換取亮眼的履歷,求學之餘還得以「實習」之名付出無償勞動;好不容易取得高等教育學歷準備進入職場,可支配薪水不但遠低於上一代的水準,「尊嚴工作」的選擇更是愈來愈稀少,取而代之的是派遣、外包等不穩定工作,以及長時間加班身心俱疲、離職還要被追討違約金的荒謬待遇。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