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音樂界聲明 上揚唱片

十一月四日,門市如常播放歌曲、吸引顧客,但是當天只因為陳雲林來訪,只因為播放的是台語歌,警察竟然衝進店裡禁止播放,並粗暴地強制關上店門。而現場指揮李漢卿分局長竟然公然說謊,指稱店家自己關門。

這是禁歌時代重起、警察擴權、威權政治重返的前奏,令人不寒而慄!

我們是一群愛好自由和平的音樂人,二十年來在台灣這塊民主殿堂,人民享有閱聽任何語言的詩歌、音樂的自由,也有創作、演出任何語言歌曲的自由,不管是華語、原住民語、台語、客語,或是英語、日語、義大利語…等。

我們歡迎所有來台作客並尊重我國法律、人民的中國人民,但是我們拒絕中共專制政權對台的敵對和壓制,並嚴正抗議馬英九總統對中共政權的卑躬屈膝,對於上揚事件,以及所有因為陳雲林的到訪引起的民主倒退衝突,我們的訴求:一、馬英九總統道歉;二、撤換王卓鈞警政署長;三、懲處李漢卿分局長。

 

連署人(按時間順序):顏綠芬(音樂學家,北藝大音樂學研究所教授)、柯芳隆(作曲家,台師大音樂系教授)、郭芝苑(作曲家,國家文藝獎、行政院文化獎得主)、楊聰賢(作曲家,北藝大音樂系教授)、潘世姬(作曲家,北藝大音樂系教授)、賴德和(作曲家,北藝大音樂系退休教授)、李文彬(作曲家,台師大音樂系副教授)、蘇顯達(小提琴家,北藝大音樂系教授兼系主任)、孫清吉(聲樂家,東吳大學前音樂系主任)、蔡順美(音樂學家,中山大學音樂系退休教授)、劉富美(鋼琴家)、曾道雄(台師大音樂系退休教授)、周理?(鋼琴教育家,台南科技大學退休教授)、溫秋菊(音樂學家,北藝大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李婧慧(音樂學家,北藝大傳統音樂系副教授)、李淑德(小提琴家,台師大音樂系退休教授)、徐玫玲(音樂學家,輔仁大學音樂系助理教授)、徐錫隆(小提琴家,樂享管絃樂團首席)、周芳如(樂享管絃樂團音樂總監)、徐麗紗(音樂學家,台中教育大學音樂系教授)、陳美鸞(鋼琴家,北藝大音樂系教授)、陳中申(笛簫演奏家,台南藝術大學中國音樂系副教授)、陳義雄(資深音樂評論人)、劉嘉淑(奧福音樂教育推廣教師)、曾黛君(建國中學音樂教師)、阮文池(聲樂家,靜宜大學講師)、陳俊斌(音樂學家,南華大學民族音樂系助理教授)、林秀芬(輔仁大學音樂學系講師)、劉美蓮(台北音樂教育學會理事長)、蔡振家(音樂學家,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吳長錕(牛罵頭文化協進會理事長、台中縣古典音樂協會前理事長)

(連署持續中,請見http://crimson.ee.ncku.edu.tw/wordpress/?p=314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 何謂“公民不服從”?
 
(引述自PTT2的bluepenta網友文章)

前言

民主社會強調宗教信仰和思想的自由,主張最大限度的寬容,那麼對於一個社會的主導思想或合法通過的法律和政治制度,某些公民以非暴力方式進行的出於個人良知和理智判斷的反抗到底合不合理?

 

何謂公民不服從?

西方政治思想有一個源遠流長的的傳統稱做「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John Rawls在此問題上有經典的闡述。他強調,此理論只使用於一個接近正義的社會,即大多數情況而言是秩序良好,但其中確實對正義嚴重侵犯而構想出來。

公民不服從只產生於多少是正義的民主社會中,是對那些承認並接受這一憲法的合法性的公民而言。John Rawls將之定義為「公開的、非暴力的、出於良知而違反法律的政治行為,其目的是促成政府改變法律和政策。」

 

以下是幾個容易和「公民不服從」混淆的概念
公民不服從和「一般違法行為」之不同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下文章很長,故重點部份會以粗體字呈現,大家可以自由決定只看粗體字或是全文看完,附註部分轉載自批踢踢兔 chinafashion板 抹布板友的文章

 

公布日期
八十七年一月二十三日

【解釋文】
憲法第十四條規定人民有集會之自由,此與憲法第十一條規定之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同屬表現自由之範疇,為實施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基本人權。國家為保障人民之集會自由,應提供適當集會場所,並保護集會、遊行之安全,使其得以順利進行。以法律限制集會、遊行之權利,必須符合明確性原則與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集會遊行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室外集會、遊行除同條項但書所定各款情形外,應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同法第十一條則規定申請室外集會、遊行除有同條所列情形之一者外,應予許可。其中有關時間、地點及方式等未涉及集會、遊行之目的或內容之事項,為維持社會秩序及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屬立法自由形成之範圍,於表現自由之訴求不致有所侵害,與憲法保障集會自由之意旨尚無牴觸。

集會遊行法第十一條第一款規定違反同法第四條規定者,為不予許可之要件,乃對「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之言論,使主管機關於許可集會、遊行以前,得就人民政治上之言論而為審查,與憲法保障表現自由之意旨有違;同條第二款規定:「有事實足認為有危害國家安全、社會秩序或公共利益之虞者」,第三款規定:「有危害生命、身體、自由或對財物造成重大損壞之虞者」,有欠具體明確,對於在舉行集會、遊行以前,尚無明顯而立即危險之事實狀態,僅憑將來有發生之可能,即由主管機關以此作為集會、遊行准否之依據部分,與憲法保障集會自由之意旨不符,均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註:所以在還沒有發生任何危害安全和公共利益之前,都不可以臆測並禁止申請,這樣是違憲的。也就是說,以為此法可以過濾遊行安全問題是錯的。這個法並沒有被賦予這個功能。)

集會遊行法第六條規定集會遊行之禁制區,係為保護國家重要機關與軍事設施之安全、維持對外交通之暢通;同法第十條規定限制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其代理人或糾察員之資格;第十一條第四款規定同一時間、處所、路線已有他人申請並經許可者,為不許可集會、遊行之要件;第五款規定未經依法設立或經撤銷許可或命令解散之團體,以該團體名義申請者得不許可集會、遊行;第六款規定申請不合第九條有關責令申請人提出申請書填具之各事項者為不許可之要件,係為確保集會、遊行活動之和平進行,避免影響民眾之生活安寧,均屬防止妨礙他人自由、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與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並無牴觸。惟集會遊行法第九條第一項但書規定:「因天然災變或其他不可預見之重大事故而有正當理由者,得於二日前提出申請。」對此偶發性集會、遊行,不及於二日前申請者不予許可,與憲法保障人民集會自由之意旨有違,亟待檢討改進。

(註:都說是偶發性的集會,還要兩天前申請,極需要檢討改進,釋憲解釋需要修改。)

集會遊行法第二十九條對於不遵從解散及制止命令之首謀者科以刑責,為立法自由形成範圍,與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尚無牴觸。

(註:此見解集盟版本法律有不同見解,還需要大法官進行解釋:)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BBC了!我們的聲音被國際媒體聽到了!!

 

台灣學生靜坐抗議言論自由倒退
 
林楠森
BBC中文部駐台北特約記者 

 

 

學生戴上口罩,抗議言論自由受到限制

台灣一群大學生因為海協會代表訪台期間當局對抗議者的壓制,而進行靜坐抗議﹔他們在周五晚間被警方強制驅離後,轉往台灣民主紀念館繼續靜坐。

雖然學生是因為海協會代表團來訪引發的爭議而示威,不過他們說示威的對象不是針對陳雲林,而是針對台灣政府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106 學運 第三天 公視晚間新聞

 

 

我唯一相信的電視台之一。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政府濫權比民眾脫序危險

2008-11-08

中國時報

【陳嘉銘】芝加哥大學政治系博士班候選人

十一月六日,陳雲林離台前一天,馬總統會見陳雲林的重頭戲登場。數日來馬總統親自主持內政部維安輿情匯報,警政單位已經累積了極大的心理壓力;部分執法人員幾日來濫權執法,所引起的人民積怨也累積到了最高點。當天晚上,終於發生了台灣近廿年來最嚴重的警民肢體衝突。

做為十一月六日「圍城」的主辦單位,蔡主席對於示威隊伍的邊緣衝突和遊行後不願散去的民眾行為,難辭其咎。要鼓動人民上街頭,就必須推演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對自己掌控局面的能力負責,不是聲稱群眾不配合指揮和解散可以帶過。

另一方面,台灣有些人斥責,示威民眾脫序的暴力行為是民主倒退的象徵。我必須說,這些斥責是對民主嚴重的認知錯誤。警民衝突,是成熟的自由民主社會從來不可避免的常態。舉例來說,二○○六年三月,法國百萬人民上街頭抗議新青年勞工法,引發大規模警民肢體衝突,遠勝這次圓山事件。其中數百名示威群眾,向警察丟擲炮竹和汽油彈,警方報以瓦斯槍和塑膠子彈,一天內逮捕了三百多人。如此嚴重的警民衝突暴力,事後沒有一個法國媒體、法國政府人員和國際媒體,評論法國民主倒退。斥責遊行中民眾的脫序行為是民主倒退,是對自由民主社會各種價值權重評估失當。

我們必須認識到政府濫權遠比民眾脫序行為帶來的威脅更為可怕。政府的權力行使,具有官僚性、不透明性、計畫性和暴力性等特徵。因為官僚性,濫權者可以躲在上級命令和似是而非的合法性保護傘下恣意任行。政府行動的意圖必然是不透明,人民的監督必然是遲到的,這個落差一向是濫權者的溫床。

又,政府具有計畫性,高層可以用目標管理的方式,給予基層執法人員「必須濫權才能完成任務」的強烈績效和懲戒壓力。政府執法仰賴暴力性,因此濫權者對人民能輕易造成無法彌補的強制性傷害。

除此之外,政府濫權的可怕,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政治心理因素。人民常常需要相信自己活在一個起碼公正的社會,所以人民傾向希望相信政府說辭,這導致濫權者有先天優勢,取得多數信任,區隔、鎖定少數,對反對者個個擊破。在政府濫權的社會中,人民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祈禱自己永遠不會是反對者,二是永遠不做反對者

這次維安濫權直接威脅的是人民政治參與表達意見的自由。人民在政治參與過程中的違法脫序行為和政府濫權相比較,前者一向被高度成熟的民主社會所容忍,後者才是民主社會必須嚴格防範的關鍵大節這是因為政治參與是確保政府不可侵犯人民所有權利的第一權利,能夠有效制衡政府濫權執法的只有政治參與

成熟的民主社會更認知到政治參與和合法性(legality)具有不可避免的緊張關係。在多數民主社會,重要進步的法律和政府作為,幾乎都是靠著衝擊合法性的政治參與衝撞出來的。我們確實需要有效的執法,社會才能安定,但是我們也需要無可避免會衝擊合法秩序的政治參與,社會才能進步,也才能防範濫權者躲在似是而非的合法性保護傘下恣意任行。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不能談政治?

政就是眾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之事,不就是政治?
而我們,目前、名義上,不仍是個「民主」國家?
為什麼這個國家的主人(人民)如此畏懼談論管理眾人之事?

1025大遊行,我因為怕晒而戴著帽子。一開始我有點猶豫,我的帽子裡比較適合的只有ENDLICHERI的週邊,我思考著,我該戴著CHERI的週邊去參加政治活動嗎?

是的,哪瞬間我的確有點擔心政治會不會「弄髒」了音樂人。


下一秒我忽然想起了美夢成真主唱說過的一件事。她說她在九一一事件過沒多久時去過紐約,總是熱鬧非凡的百老匯大街安安靜靜,像是個死城,然後,悄悄地,從某間建築物中慢慢響起了約翰藍儂的歌聲。

每次想像那個畫面都會讓我想哭。而我想起了約翰藍儂有大半個人生都在宣揚他的政治立場,同時也想起了瑪丹娜好幾次在演唱會上痛罵美國政府。她總是說,既然我有那個能力,那為何我不能行動?

然後,我反問自己,為什麼我急於將我熱愛的音樂與我的信念做切割?它們同時存在於我的生活,同樣是構成我這個人的成分。於是我戴上了那頂帽子出門。


我老是在想,現今的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人)如此厭惡政治?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以下文字轉載自批踢踢兔 camduck板

 

笨蛋,問題在於手段。

劉正威
英國劍橋大學博士候選人


馬總統想藉由陳雲林來台而達到的政治目標未必對台灣不好。但沒有目標值得不擇手段來達成。馬總統是超過半數台灣選民支持的合法總統。馬總統想要推行的政治目標有一定程度的正當性。但選民並沒有賦予馬總統不擇手段達成目標的權利。當馬總統再三強調他的政治目標的重要性時,我們不禁要說:「笨蛋,問題在於手段」!

和中國進一步整合的政治目標所會帶來的結果未必好,也未必不好。歷史上太多在當時看似正確的政治目標會帶來出乎意料的結果。南韓在1997金融風暴後選擇向全球整合,在過去十年帶來令人欽羨高度成長,但也因此在今年幾乎面臨破產;台灣在這段期間選擇趨於保守,但十年過後,我們對於全球景氣反應的持緩和與全球金融體系的拖鉤,反倒讓我們更有機會安然度過危機。政治目標所會帶來結果的不確定性,讓我們只能用民主多數決,透過選出的政治人物來順應主流訂定政治目標。

但這並沒有賦予所選出的政治人物不擇手段的權力。尤其當手段變調時,目標也往往走味。有些目標值得堅持。但有些價值沒有任何目標可以與之權衡或是妥協 。政治人物一旦忘了這個道理,開始不計一切代價以達成某個信仰的目標,即使目標可以達成,也沒有人能分享該目標原本該帶來的喜悅了。歷史上多少的民主共和體制在手段的無限膨脹下轉變成極權制度。用目標來合理化手段多半會帶來災難。

若以為對外開放就可以振興經濟,那是經濟學知識不足;若以為小國可以從傾向大國而獲利,那是外交學知識不足;若以為達成政治目標人民就該心存感激,那是政治學知識不足;若認為一切合法就萬事太平,那是社會學知識不足; 若以為從幕僚和媒體就可以瞭解人民的訴求,那是常識不足。但這些知識都還能夠慢慢補足。若傲慢的以為是人民才該補充知識,人民會有對應的手段的。

劉正威 6/11/2008 於倫敦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文字轉載自批踢踢兔 camduck板

現場的情況

我們早上11.00在行政院門口抗議,約有500個人參予。現在(17:40)現場還大約有500多人。參予的以學生為主,有台大、政大、清大、北大、中興、東吳、輔大...,也有一些教授在場聲援。

整個行動非常理性,沒有任何推擠。就只是靜坐、唱歌、喊口號等。警方擋在行政院門口,也很久沒有行動了(除了換班XD)。

但目前主流媒體完全沒有報導這件事情,我們能夠形成的壓力真的很有限。除非有更多的人來,否則我們大概就只能自然解散而沒有辦法達成任何訴求。


所以我能做甚麼?

首先,請你瘋狂轉錄這篇文章,到你認識的人版或自己的版。讓這件事情讓更多學生知道。現在這件事情被八卦版封鎖,我們必須仰賴私人的網絡散播這件事情。

再來,如果你願意,請你到現場幫忙聲援。我們在行政院門口,搭捷運台北車站M7出口,直走穿越地下道就是了。請穿著黑衣,謝謝。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文章轉載自批踢踢兔 camduck板(李明璁教授的個人板)

 

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

從11月3日開始,中國海協會代表團來臺與政府簽署各項協定,同時在臺北各處,就陸續出現警方藉「維安」之名,對各類以和平方式表達不同意見者,進行粗暴的盤查、損毀、沒收、禁制、拉扯、驅離甚至拘捕。絕大多數遭致警察暴力相向的民眾,根本不曾靠近陳雲林人身,有的市民甚至只是路過、停留或單純拍攝記錄,即遭受上述對待。

透過媒體畫面傳送,我們驚覺事態嚴重—這已經不是維安有否過當的技術問題、更不只是政黨認同選擇的問題,而是暴力化的國家公權,對市民社會的嚴重挑釁和侵犯。所有彷彿戒嚴、罔顧自由人權與民主價值的管控鎮壓,連執政黨的國會議員都質問行政院長;卻只見身為最高責任主管的劉揆,仍在輕佻地詭辯和推責。實在令人既錯愕憤怒,又深感羞辱和不安。

我們不禁要問:難道要強化兩岸經貿交流,也必須透過降低臺灣的民主自由程度、以達成與中國同樣極權統治的水準嗎?

才不過短短幾天,臺灣人民好不容易匍匐建立的民主自由體制,在滿城的警力、威嚇的氛圍與強勢的防堵中,幾近崩解。我們政府,在如同警察國家的武裝保護裡,自我陶醉於「歷史性儀式」的想像、與酒酣耳熱的輪番大宴中。於此,憲法所保障人民的自由言論與行動權利,完全地被擱置、甚至忘卻。

因為多數的強勢作為根本違憲違法,無怪乎鏡頭前沒有一個警察能理直氣壯說出,他們根據何種「法律」,執行這般上級交待的勤務。警察原是保護人民的公僕,如今在這政府由上而下的嚴峻要求中,競相成了限制與懲罰人民表達意見的打手。我們無意歸咎個別只能服從上命的員警,相對的,我們嚴正要求下達此一惡令的政府高層,必須負起最大的政治責任。

我們只是一群憂心臺灣混亂現況與未來發展的大學教授、學生、文化工作者和市民,在沒有任何政黨與團體動員及奧援的前提下,十一月六日(四)上午十一點,將自發性地集結於行政院大門前,以「著黑衣、戴口罩」作為沈痛抗議的象徵,並牽手靜坐至訴求達成為止。我們的訴求是:

一、    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二、    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臺。

三、    立法院立即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本文章轉載自台灣人權促進會網站 原文網址請點此

 

2005年第一次連胡會時,人權團體即要求國民黨:「政權可以失落,人權不可以失落。」應該要向中國政府強烈要求釋放政治犯,及改善人權狀況。2008年,馬政府上台後,強調與中國的對等交流,然而,所謂的「對等」,竟是降低台灣的人權法治標準,來迎合中國。近日,中國特使陳雲林來台,國民黨政府正是以中國的人權標準,來對待台灣的抗議民眾。

列舉馬政府種種降低人權標準的粗暴作法諸如:淨空高速公路車道,連媒體隨行車輛,都遭到警察以「逼車」方式強行要求離開;禁止民眾在公共場合舉國旗;禁止民眾在公共場所說「台灣不是中國的」;民眾在圓山附近手持DV拍攝被警方帶走;民眾想要施放印有「黑心」圖樣的氣球被警方制止;民眾騎機車懸掛支持西藏獨立的「雪山獅子旗」,被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的理由,禁止通行並將人直接從車上架離………

大法官曾表示:「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因此警察在執行勤務時,不僅有義務對表達意見的人民給予適當保護,更應該協助人民行使表達意見之自由。然而,台灣警察在面對人民行使基本權利時,卻常是橫加阻擋和壓制。特別是這段期間警方密集地超越了勤務執行的界線及比例原則,嚴重妨害了人民表達意見的自由。這些活生生的人權侵犯實例,無疑對台灣政府自我標謗為「民主自由國家」是最大的諷刺。

除了強烈譴責警察執法過當的行為,台灣人權促進會嚴正發起民間社團連署,要求:

一、馬總統應該為其出賣三十年台灣人權法治成果、附和獨裁國家,向全國人民公開道歉。

二、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台。

三、號召成立義務人權律師團,接受民眾舉報人權侵害個案,做為進一步向國家提出集體控訴的基礎。

四、呼籲在第一線執法的警察同仁們,維護憲法價值是每一個執法者的天職,盲目聽從上級的違法違憲指令,將構成犯罪行為。勿淪為箝制人民基本權利的打手。

五、呼籲立法院立即修正「集會遊行法」。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向台灣人民報告:我們為什麼不歡迎陳雲林

11月3日,自由時報、中國時報、聯合報三家報紙同時刊登了這篇文章。之所以會用這種方式表達意見,實在是因為我們台灣目前的處境真的非常關鍵。以下乃是「向台灣人民報告:我們為什麼不歡迎陳雲林」的全文。

2008年的11月3日,請全國人民一起記得這個日子。在這一天,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等人踏上台灣的土地,受到中國國民黨政權熱烈的歡迎。馬英九再一次把台灣往中國的方向推進了一大步。當年,國民黨政權為了反攻大陸消滅共匪讓台灣戒嚴了38年,現在,中國官員卻成了他們口中最好的朋友。沒有人為這個巨大的轉變解釋與道歉,過去台灣人民所付出的苦痛,到底該找誰負責。

為了要讓他這樣一個不受歡迎的人來台,國民黨事先把人民可以有效合法集會遊行抗議的所有路權借走。七千名警力部屬在台灣街頭,台北城宛若專為他一個人的到來而清場。然後,馬英九、蕭萬長、劉兆玄、賴幸媛在幾天之內,十分罕見的紛紛接受電視專訪。除此之外,馬政府也動用了所有的資源與管道,包括各大工商團體、台商、企業界大老一致為這個會面宣傳與背書。一時之間好像整個社會裡面找不到反對的聲音,儼然全國人民都應該對這次會面充滿期待。然而,這不是事實。在這個時候,當執政當局對內壓制言論,不顧人民感受,對中國處處討好時,作為一個主要的在野黨,民進黨要站出來提出我們最嚴正的立場。

我們不歡迎陳雲林這個時候來台灣,原因有以下幾點。首先,在技術性的問題上,陳雲林其實根本可以不用來。民進黨的態度非常清楚,我們從來不反對台灣與中國進行事務性的協商。不過,我們認為在當前的政治局勢之下,在第三地進行協商,台灣可以不用賠上社會對立。國民黨之所以堅持讓陳雲林來,目的無非是想透過「兩岸和解」的虛榮儀式來掩蓋他們低落不振的民調。

第二、我們反對表象的「儀式治國」,從2005年連戰接受中國的召喚起,國民黨幾年下來一直在上演「國共和解」的戲碼。今年四月的「博鰲會談」,六月「江陳會談」,台灣人民不斷看到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與中國官員在大陣仗的媒體前面握手言歡。然而,他們越握手,中國瞄準台灣的飛彈卻越多,台灣的國際空間卻越窄。國民黨裡面沒有一個人願意跟我們解釋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台灣人民已經一頭霧水,不過,他們卻對這種表面的儀式樂此不疲。所以,我們要求馬政府向台灣人民清楚說明,這次會談究竟會帶給台灣廣大人民什麼樣的實質經濟利益?兩岸快速的開放,對台灣產業及就業的衝擊有多大?對於那些因此而消失的產業,因此而失去工作的老百姓,政府有什麼因應措施?

從520以來,台灣人民已經多次被這個政府欺騙,我們不能再允許這種現象繼續下去。六月的江陳會談之後,國民黨政府宣稱會為台灣帶來極大的經濟利益,然而,幾個月過去了,百業依然蕭條,人民依然痛苦。兩岸破冰,人民破產,馬政府從來不去反省,現階段把經濟發展押寶在中國的這條路線不但效果有限而且有高風險。這次的台北會談之後,台灣與中國將往一中市場的路邁進一大步,民進黨看到了這條路的風險。在這個重大的歷史時刻,我們要告訴當政者,你們錯了,一個國家的經濟不是這樣治理的。再這樣下去,台灣的經濟將更不可逆轉地全面依賴中國,台灣將會變成另一個香港,在不久的未來,台灣還有主權的空間嗎?台灣人民除了接受「統一」,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第三、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會放棄宣導自己國家的主權,一個總統的責任是彰顯國家的主權。很不幸地,馬英九政府就是一個例外。現在,圓山飯店內所有的中華民國國旗都已經被收起來了,台灣是我們的國家,有客人從中國來,如果是有尊嚴的談判,為何要為了客人而收起國旗呢?主權要透過行動讓大家看到,當一個國家的主權無法透過外在的事物被彰顯時,甚至連代表主權的事物都必須被隱藏時,那就表示這個國家受到了屈辱。現在,馬英九政府就是在讓這個國家受到屈辱。馬英九當了快半年的總統,他可能還是不知道什麼是主權,什麼是退讓。民進黨在這裡告訴你,把國旗藏起來就是把國家藏起來,把國家藏起來就是在主權上退讓,你不只退了一寸,你還退了幾十年。所以,我們要嚴正呼籲馬英九,把國旗拿出來,尤其是在談判與簽署協定的場合,這是你身為總統最重要的責任

到目前為止,馬政府的國安團隊還在為稱呼問題絞盡腦汁,發揮「創意」。然而,民進黨認為,總統是一個「尊嚴」的問題,不是一個「創意」的問題。我們不需要創意,總統就是總統。在這裡,我們強烈要求,馬總統應該要求陳雲林稱他為總統,而且,他應該把選舉時的政見,「台灣的前途由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決定」清楚向陳雲林表達,這樣子的會談才能為台灣主權加分,否則馬英九對不起這塊土地,對不起這個國家,更對不起選他的七百萬選民。

第四、中國正在撕裂台灣,從這次陳雲林的行程安排中,我們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這一點。國民黨安排他見連戰、宋楚瑜、吳伯雄等人,不過,作為台灣最大在野黨的民進黨卻被選擇性的忽略。中國國民黨的「聯共制台」,搭配上中國共產黨「以和逼統」的策略,已經在台灣這個國家中產生極大的問題。全世界沒有任何政黨會與威脅自己國家的政黨聯手對抗自己國內的政敵,然而,國民黨這幾年來就是這麼做。這種情形必須立刻停止,因為這樣下去會讓台灣陷入萬劫不復的分裂與對立之中。陳雲林來台灣不是共產黨與國民黨兩個政黨的之間的「家務事」,而是整個台灣國家的公共事。在這裡,我們要提出嚴正的呼籲,立刻廢除國共平台,所有的兩岸協商都應該受到國會與民意的制度性監督。

民進黨執政了八年,海峽兩岸從來沒有發生過戰爭。民主進步黨已經向世人證明了,一個政府,只要有智慧與決心,它絕對可以一方面捍衛台灣主權、發展兩岸經貿,另一方面避免與中國發生戰爭。然而,現在的馬政府完全做不到。馬政府發展經濟與避免戰爭的方法就是在台灣的主權上節節退讓。在這裡,我要不厭其煩地請求所有人民跟我們一起來思考,台灣退了這麼多,我們究竟得到什麼?兩隻熊貓嗎?總統先生,或許你因為成長的背景、意識型態的取向、政治計算,不同意我們的說法。但你必須瞭解這些人民的感受是真實的,不是政黨製造出來的;如果你能夠與中國做這麼多妥協,有什麼是不能對焦慮的台灣人民做妥協呢?

所以,親愛的台灣人民,11月3日起,如果您住在台北,或是正好有事來到台北,請別上「台灣是我的國家」黃絲帶,加入我們的靜坐。如果您沒有時間加入,請您在這幾天穿著印有台灣的衣服,去上班、去上課、去市場、去逛街、去接送孩子。當碰見跟您一樣的人時,不管認不認識,請對他說一聲「台灣加油」。我們要讓台北市變得很「台灣」,我們要讓陳雲林與馬英九政府到處都看到台灣,陳雲林來台期間,讓我們每個人都身上都穿著台灣,頭上綁著台灣,心中想著台灣,口中大聲喊著台灣。這是唯一的路,這也是我們共同的責任。我們要用和平、理性、堅定、非暴力的方法來捍衛我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尤其是民進黨的黨員,面對陳雲林與保護他的警力,不管任何時候,任何狀況,我們一概不准使用暴力。民主是民進黨唯一的武器,和平是民進黨唯一的方法。這是我唯一的懇求,也是我唯一的命令。(蔡英文)

Hollysis / 海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